55歲教授 花10年和農藥對抗

五十五歲的老教授,竟然能獲得奇點大學創業共同主席珊迪.米勒(Sandy Miller)青睞,成為她心中最能代表台灣創新人才的第一名!
朝陽科技大學應用化學系助理教授錢偉鈞,花了近十年的時間對抗農藥,「農藥就是毒藥,不能把吃毒當成吃補,」錢偉鈞說:「我並不反對農藥,但不能無條件的濫用,」他從昆蟲的費洛蒙中找到解決之道。
珊迪.米勒對他的評語是:「充滿執著與熱忱,研究題目攸關數十億人的糧食,解決方案充滿創意且具體可行。」「他是個教授,若能去一趟奇點,回來之後必然會影響並改變許多學生。」至於年紀?「拜託,我們最老的學生有六十歲,他還算年輕呢!」
根據農藥公會資料,台灣一年的農藥使用量高達四萬二千公噸(等於四千二百萬公斤),若據此除以二千三百萬人,等於每個人可以「分配」到一˙八公斤的農藥。
不灑一滴農藥!首創費洛蒙膠囊,防治害蟲成本更低
錢偉鈞的題目,是將「色字頭上一把刀」的道理,應用在昆蟲身上。先將雌蟲的性費洛蒙濃縮在一顆微膠囊裡,置於捕蟲器中。雄蟲聞到費洛蒙氣味,誤以為捕蟲器中有「正妹」,飛入之後才發現是陷阱,但已來不及了,這個只進不出的捕蟲器會把所有性致勃勃的雄蟲關在裡面。
這個方法,不只可以集中撲殺雄蟲,就連雌蟲也會因為等不到對象交配,失去繁衍後代的能力,繼而斷子絕孫。如此,就能在不噴灑一滴農藥下大幅減低害蟲量。費洛蒙原本就具有無毒、能長期使用等特性,缺點是容易揮發、氧化,若在田間日曬雨淋,不到三週就會分解殆盡。並且,天然的費洛蒙提煉不易,如果從日本或荷蘭進口,一公斤成本最高要九百六十萬元。
錢偉鈞與其團隊花費十年時間,先找到用化學合成費洛蒙的技術,大幅縮減製造成本,接著加入界面活性劑,把費洛蒙包覆在微膠囊,不僅解決易揮發的問題,同時還可以用膠囊外殼的厚薄程度來調控氣味釋放的時間,有效期高達六個月。這整套產品已經擁有五項台灣專利。
全世界像朝陽科大這樣把費洛蒙獨立成一個研究中心的並不多,錢偉鈞的團隊是第一個把微膠囊技術與費洛蒙結合起來的。
更讓人驚喜的是,比起農藥,費洛蒙膠囊成本更低。根據農委會農藥毒物試驗所計算,要撲殺菜田中的小菜蛾,每公頃需要耗費十一萬六千元的農藥,若改用費洛蒙則只需要六萬六千元,節省的成本將近一半!這讓中國、馬來西亞的廠商捧著鈔票上門,要求合作、技術轉移;中東的沙烏地阿拉伯、中南美洲的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,更派出農業部官員前來交流學習。
不怕被潑冷水!親自下田示範抓害蟲,挑戰農民習慣
然而,對錢偉鈞來說,創新最困難的地方,不在前期的技術研發,而是最後的推廣。他的對手,是免費、速效的農藥,根深蒂固的農民習慣,僵化的政府政策,以及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。
相較於農藥一噴一灑,害蟲立刻死一大片,政府還免費補助;而費洛蒙膠囊得要置餌、誘捕,等到害蟲斷子絕孫,起碼兩、三個世代以後,農民還得自費。當錢偉鈞帶著研究成果,興匆匆到田裡要推廣給農民時,得到的往往是一盆冷水:「這嘸效啦!」還有人把他當成是農藥公司要來推銷產品的。
並且,礙於當前政府法規,費洛蒙膠囊被視為是農藥的一種,要經曠日廢時審查、檢驗,取得經營執照,才能做商業應用。一般的農藥公司擁有龐大的經費與人力去打這種仗,但錢偉鈞只有一個十人的研究團隊,爭取起來格外辛苦。為此,他得放下教授身段。別人是在冷氣房、實驗室裡做研究、拚升等,錢偉鈞是帶著助理,捲起褲管下田,免費幫農民抓害蟲,讓他們親眼看到成效。
另一方面,他還得跟廠商、政府打交道,爭取技術移轉、法規認同。「我這幾年來寫的檢驗報告、申請文件,大概是研究論文的十幾倍吧!」錢偉鈞自嘲。週日深夜十一點,他還在一位廠商家裡談合作推廣事宜。
「他如果把做這件事的精力用在學術上,老早升副教授了,」朝陽科大創新育成中心主任劉素娟說。
然而,也就是這種不顧一切的熱忱,感動了珊迪.米勒。採訪最後,我問他:「你犧牲了這麼多,如果最後法規還是不過,農民還是不用呢?」錢偉鈞愣了一下:「呃,我沒想過,那也沒辦法,至少我努力過。」
在他身上,我看到一位創新者對信念的不懈與執著。

台灣神農社會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©
mail:john@twseg.com
台中市西屯區朝富路213號15樓之7
886-4-22587703#211
系統「台灣神農社會企業股份有限公司」維護
    訪客: